甲方乙方(十六):分分合合——醫藥MICE在中國的未來機遇之三


成賦
五百強企業政府與公司事務部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國雖然已經不是春秋戰國,或者三國演義時期,可是分分合合的故事,在醫藥公司圈里時時上演,劇情絕對不比任何熱播家庭劇來得差。

如果說遠的,1989年,布里斯托爾· 邁耶斯公司和施貴寶股份有限公司合并,組成今天的百時美施貴寶,當時合并價值高達127億美元,居全球制藥公司第二位。而阿斯利康是由前瑞典阿斯特拉公司和前英國捷利康公司于1999年合并而成。1995年,葛蘭素最先與威康合并為葛蘭素威康。2000年,葛蘭素威康又和史克必成合并成葛蘭素史克。2004年5月,由安萬特與賽諾菲合并,締造出了當時歐盟最大的制藥企業。

比較近的,2009年, 輝瑞收購排名第13位的醫藥公司惠氏,交易額達到680億美元。收購惠氏是輝瑞制藥在過去10年時間里所進行的第三樁大規模收購交易,該公司在2000年以1,14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Warner-Lambert,從而獲得了心血管重量級藥物力普妥(Lipitor)的全額所有權;此后,輝瑞制藥又在2003年以60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法瑪西亞(Pharmacia)。

醫藥公司怎么這么鐘情于合并、收購呢?

如果你經常看上市醫藥公司的年報,你會發現一個關鍵詞“Patent Cliff”。這個“專利懸崖”里的專利,說的就是藥物的專利保護。專利藥物在保護期內不得被仿制,但專利期一過,銷售額將會因為仿制藥大大下降。

輝瑞在 2009年的收購,是因為2010 年和 2011 年失去治療抑郁癥和心絞痛兩種重要產品的專利保護。在新藥物被研發出來之前,通過合并、收購來補充自己的產品線,讓股東相信公司持續盈利的能力,是對上市公司至關重要的。

大家光看了合并,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公司的拆分和重組。

還是繼續說輝瑞惠氏的案子。2011年7月,輝瑞在紐約宣布, 由于動物保健與營養品業務的不同性質,公司要對這兩個業務實行不同的戰略選擇方案,作為全球最大的以研發為基礎的制藥和保健品公司之一的惠氏或將又一次被甩賣。

這次分拆,對輝瑞來說,是將業務進一步集中到利潤更高的制藥上來,是個利好。但是對惠氏營養品,也是利好,而且是大大的利好。惠氏的多元維生素、奶粉,一直被大家所熟悉,但是因為醫藥公司合規的束縛,營養品被當成藥品賣,業務一直做不大。被出售后,公司完全成為消費品類型公司,終于可以大施拳腳了。

對于供應商來說,甲方的分分合合也意味著客戶有可能從兩個變成一個,或者從一個變成多個都有可能。

還是那句話,甲方在行動,乙方要跟著市場發展,做到提早預判,提前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