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鋒專欄】論顏值

01

許鋒
北京華愷國際展覽有限公司總經理
中國會展經濟研究會副秘書長


很快就要奔六了,一直很忐忑,茶飯不香。一天路過朝陽門東邊的天橋,見到那個如鐘兵一般風里雨里都一直堅守著的算命先生,鼓足勇氣,伸出手,請“大師”給指點一下。“大師”悠悠吐出一句話:大哥,現在不是看手的時代,這是看臉的時代。淚奔,but沒卒。

我在2016年寫過一篇短文“不美顏 毋寧死”(有興趣的可翻看MICE China2016年9/10月刊)。顏值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不可簡單歸納為員工標致、著裝挺括、名片精美、PPT炫酷、網站時尚、公號漂亮。

癡迷“出品”

小時候玩游戲,摔香煙殼子比大小,“中華”比“牡丹”大,“牡丹”比“前門”大。印象特深刻的是這三個香煙牌子都印著“上海卷煙廠出品”,從那時起就對“出品”兩字充滿了憧憬和癡迷,覺得“出品”代表著某種別人沒有的東東。

10多年前進入國家會議中心,大美人唐雪副總有次一邊批評餐飲部同事,一邊示范,說任何一道菜,哪怕是醋溜土豆絲,都必須有出品(presentation),比如土豆絲切得如何,青椒紅椒絲如何搭配,盤子端上來如何擺放,是否有公筷公勺,是不是有折疊好的餐巾紙,是不是會簡單介紹一下這個菜的配料等等。我當時很震撼,不是八頭鮑魚、澳洲龍蝦才配得上叫出品。我到今天都念念不忘。

出品的講究

在乎“出品”的,是自信、質量,是對客戶、合作伙伴、供應商應有的尊重,是對自己的要求。出品就是公司的顏值,代表了公司的企業文化、做事態度,出品當然首先體現在公司對外的形象上面:網站、公眾號、辦公室(特別是會議室)、發出去的郵件、公司宣傳冊、投標書、對外宣講的PPT、交付物(會展服務、KV、餐飲、印刷、翻譯等),也更多地體現在諸多瑣碎的細節上,如員工的容妝、是10個附件分著發還是壓縮一下再發出去、文件名是簡單地冠名“數據庫”呢,還是稍用心地命名為“咖啡大會——西南地區參展商數據庫20190326”?對方保存后,下次搜索文件是不是很快就能找出想要的文件?

你也許會說,鋒哥你這變態呀。我這兒有一個更變態的,不是段子。原來國家會議中心市場部的同事一定對此記憶深刻:發出去的新聞通稿,還必須加一句:若要高質量圖片,請聯系XXX。原因是為了讓文檔小一點,利于對方接收和閱讀,文檔中照片都已處理成幾百K。讓前同事們更崩潰的是:每張照片的文件名除了名稱時間外,還得標注多少兆,僅僅是為了對方使用方便。對方對你有好感,對你的公司就有好感了,就傾向于購買你公司的產品和服務。

既難又簡單的出品

鋒哥,你這些都是表面文章呀。對,表面文章做好了,的確是顏值,讓你的公司看起來跟同行不一樣;有了時刻做好表面文章的念想和實際行動,就一定能把交付做得更好。我們往往把預算投在公司的顏值上,置工裝拍集體照,開年會請專業攝影師,甚至做個短視頻——為了微信傳播。但,個人的顏值和出品累加起來才是公司的真顏值、好出品。

出品很難,又很簡單。在健身房里,擼鐵最難的不是舉起40公斤的啞鈴,而是練完后將啞鈴放回原處;在會議室和餐廳里,最難的是開完會、用完餐后把椅子推回去;在辦公室里,最難的是看完這本MICE China雜志后,把我這篇文章推薦給別人,笑意盈盈。

* 以上言論為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刊立場